讓座

天忙了一天,累的要命,坐公交車的時候那個超級擁擠,我站著非常難受,就想搞個座位。看到旁邊一個小妹妹坐著,恨不得把她暴打一頓然后自己坐上。

媽的,人家小妹妹坐的還是那種博愛座,這可是專門為老弱病殘孕設計的作為,我在那兒想,莫非她是孕婦,可也不像啊。

突然,我腦袋靈光一閃,彬彬有禮的對小妹妹說:“這位妹妹,你能給我讓個座位麼?”

小妹妹看起來很跩的樣子,一抬頭,撇撇嘴說:“憑什麼。”

我唉聲嘆氣的說:“我是殘疾人。”

妹妹上下好好打量了我一番,說:“切,當我是3歲小孩啊。大活人一個,活蹦亂跳的,哪兒有殘疾。”

我愁苦的說:“我腦殘!”

小妹妹一聽,愣住半天,然后眼光變的非常溫柔,把座位讓給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