噢!虎鞭酒

兩岸剛打開僵局之初,商務往來還在試探期間,楊董就先嗅出商機,前進大陸。

回來時帶回一支虎鞭,聽說花費不少,泡了整整一大罈的虎鞭酒。

因為楊董本身並不敢喝酒,這酒的炫耀價值高於實質利益。

一天,一位多年好友『老王』到他家忍不住想喝,楊董也就很大方的開了那罈酒,送了老王一杯。

當然;虎鞭酒自古就是中國古老傳說壯陽的聖經。

老王舉著這杯酒以幾乎朝聖的神情飲下。

第二天,老王妻子掩藏不了的羞澀笑容,給了那杯神聖藥酒最佳註解。

『楊董有罈神奇虎鞭酒』的消息,在這商圈不脛而走。

楊董本就生性海派又廣結善緣,來要一杯的、裝瓶的朋友,絡繹不絕。

很快的酒就被瓜分完了。

而且回訊息都是,非常有效。

個個都春風滿面滿懷感激。

楊董望著罈底呈現琥珀色,發脹著的長長虎鞭,想起昨晚妻子幽怨的眼神。

只因自己不敢喝酒,白白糟蹋了這罈珍品,便宜了那些豬頭。

看著朋友們個個眉飛色舞的高談船堅炮利,誇張的以小時為計算單位,真是又恨又懊惱。

突然想到,我不喝酒OK,那──我可以吃虎鞭吧。

既然泡酒都能如此神奇,那麼直接含著吃不就更不得了。

當下;為自己的聰明喝采,毫不遲疑的趕緊打包,急馳中藥房拜託老闆幫他切片。

中藥房老闆左看看,右看看,露出狐疑眼神詢問:『這是什麼?』

楊董得意的說:『虎鞭呀!我大陸帶回來的,花了好幾萬呢?』

老闆用切刀更仔細的刮刮,肯定的大聲說:『它是─塑─膠─的!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