衣櫃裡有一個男人

傷心–下班回家發現衣櫃里有一個男人。
上當–老婆說他是來參觀衣柜的,信以為真。
愚蠢–熱情地款待這位男士,與他一起喝茶、聊天,臨走還叮囑他以後常來玩。
醒悟–待他走後,突然想起–該男子這個月已經來參觀了5次衣櫃。
狂怒–走的時候,他還向我借了500塊錢。
慶幸–該男子身高馬大,要是剛才動手的話,兇多吉少,還好!
安慰–先是詛咒他怎麼沒在衣柜里悶死,然後對著空氣一陣拳打腳踢,以泄心中怒火。
倒霉–“痛毆”他的時候閃了腰。
幸運–在衣櫃中拾得該男子遺留的襪子一只,是俺喜歡的顏色。
可惜–另一只怎麼都找不到。
報復–在衣櫃中噴了大量的迷藥。
失誤–自己不小心吸入了迷藥,昏迷兩天,被扣獎金。
收獲–下班回家時,發現房門緊鎖,敲門半天沒人開門。
獵物–進門後,直沖衣柜,發現有東西。
意外–櫃子里躺著另一個男人,是我們公司的經理。
對話–經理怎在我們家?
經理是到我們家視察你的生活情況的!那他說什麼了嗎?
他說什麼都好,就是這衣櫃太小,太悶了,可以考慮公司撥款修大一些。
失望–經理走后,在衣櫃搜索了半天,確定這個老小子什麼都沒留下,這個摳鬼!!!
機會–那天經理要開會,經理夫人約我去她家。
失算–經理提前回來,突然想起,今天老婆回娘家,經理的“會”也開不成了。
無奈–經理家的衣櫃看來也要光顧一下了。
巧遇–在經理家的衣櫃中,見到同事兩名。
共識–我們一致認為經理家的衣櫃真好,又大又寬敞,空氣也不錯,再藏幾個人也沒問題。
佩服–經理打開衣櫃見到我們,只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話:“怎麼,今天就3個人。”
明白–終於知道,為什麼人家是經理,而我們卻只是小職員,看看人家的度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