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如此

甲:「新搬來的鄰居好可惡,昨天晚上三更半夜、夜深人靜之時,竟然跑來猛按我家的門鈴。」
乙:「的確可惡!你有沒有馬上報警?」
甲:「沒有。我當他們是瘋子,繼續吹我的小喇叭。」